股民向黄光裕索赔400元,黄光裕次轮民事起诉在

来源:http://www.cf-weituo.com 作者:人力资源 人气:160 发布时间:2019-09-08
摘要:焦点 损失金额怎么算 李岩案中,原告主张的索赔金额为其2010年6月15日股票账面损失155元,6月15日之前的佣金损失98.15元,印花税损失147.23元,共计400.38元。而在昨日庭审休庭后,原告

>

>

  • 图片 1焦点

    损失金额怎么算

    李岩案中,原告主张的索赔金额为其2010年6月15日股票账面损失155元,6月15日之前的佣金损失98.15元,印花税损失147.23元,共计400.38元。而在昨日庭审休庭后,原告代理律师张远忠称,将变更计算损失的方式,把当事人直接损失、可得利益损失和交易成本增加的三部分损失加和计算,把索赔金额追加到几十万元,具体数额暂不便透露。

    据悉,股票内幕交易民事索赔的相关司法解释尚未出台,股民的损失如何计算,缺少可以借鉴的司法判例。

    张远忠说,按照美国证券法的规定,内幕交易案的损失有差价计算法、实际价值估算法和平均值计算方法等。如果用这些方法计算本案中股民的损失,需要一笔笔地核算,工作量很大。

    如何证明因内幕交易受损

    “内幕交易不是一个反向交易就能证明的。”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徐平律师认为,证明股民损失与黄光裕操作股票行为的关系很困难。虽然司法判决认定黄涉嫌内幕操作,但原告李岩卖出股票的动机,可能是基于对市场的前景不看好等原因,但很难证明与黄光裕有关系。

    徐平说,如何证明这种因果关系,也是本案的关键。原告仅以他实施了与内幕交易行为人反向的交易,并不足以说明损失是由于内幕交易引起的。原告每股股票的买进与卖出之间的价格差较少、买入和卖出的时间较短,至少从目前来看,还不能合理地排除损失是市场波动原因导致的可能。

    代理律师是否自我炒作

    张远忠透露,目前有数十名股民已找到他要求起诉黄光裕,他也是考虑将诉讼分阶段进行,全部股民提起诉讼的话,索赔总金额将达到千万元。据了解,张远忠也是股民状告“黑嘴”汪建中案的代理人。而此次代理李岩状告黄光裕,起初仅索赔400元。因而有人质疑张远忠自我炒作,张远忠回应称:“希望国内的律师或投资人都能像我一样炒作一下,让违法犯罪者知道,内幕交易后果很严重,股民很生气,我觉得这个全民炒作是有积极意义的。”

  • 图片 2首案索赔额从155元

    增至几十万之后撤诉

    张远忠律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候表示:“9月19日第二批股民6人连同李岩共7人,索赔金额已经上升至600余万元。”对于索赔具体金额如何测算得来,张远忠表示,比较繁琐且并不想透露太多。张还表示,首案虽撤诉但是只是为了重新起诉且首案股民李岩绝对不会放弃和退缩。

    2010年8月,黄光裕内幕交易罪被终审认定后,李岩成为首位向黄光裕提起民事索赔的股民。

    根据李岩的说法,其2007年6月13日,以每股10.39元的价格购买了500股中关村科技股票,并于两天后以每股10.08元全部卖出,损失155元。李岩认为,他卖出股票的行为与黄光裕夫妇购买股票的行为是同一时间的反向交易,其损失与黄光裕夫妇的内幕交易行为存在因果关系。依照《证券法》相关规定,他起诉要求黄光裕夫妇赔偿损失155元。

    该案件于2011年9月6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京二中院)审理,在首次开庭时,李岩的代理律师张远忠当庭提出增加诉讼请求,称由于黄光裕夫妇的内幕交易行为,造成李岩在2007年6月进行了不恰当交易,加大了交易成本,要求追加佣金和印花税损失共计240余元,同时申请增加李岩另两次交易的损失共计几十万元。

    当时,黄光裕夫妇的代理律师认为,原告方未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追加诉讼请求及相应证据,按照法律规定,法院不应允许。黄光裕方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此举为炒作行为。”之后,审判长宣布休庭,称合议庭将对这一问题进行合议。

    对于在庭审过程中提出追加诉讼赔偿金的诉求,张远忠表示:“新增的诉讼请求将不再简单按照实际损失值来计算,而是根据可得利益损失来计算,将包括投资差额损失和投资差额损失部分的佣金、印花税、利息之和。具体的索赔金额我们还在进一步核算中,计算方式和过程非常复杂,初步估计至少达几十万。”

    张远忠律师当时表示,“作为国内首例内幕交易索赔案,我们的证据十分充分,相信法庭最终会给出一个公正的判决,这个案例的判决结果以后可以起到很好的借鉴作用。”

    司法破冰谜题待解

    9月6日上午,北京二中院再次开庭审理了针对黄光裕内幕交易行为的首起民事索赔案。虽然《证券法》明确规定“内幕交易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是由于至今没有出台配套的司法解释,法院在如何计算投资者的损失、如何证明原告的损失与内幕交易具有因果关系等问题都没有具体的依据。因此,黄光裕被诉内幕交易民事赔偿一案被人们寄予厚望,希望能为司法实践积累经验,促进内幕交易司法解释尽快出台。

    由于针对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民事赔偿至今没有出台司法解释,鲜有中小投资者维权成功的案例。记者询问很多律师后发现这类案件的结局基本一致,即投资者因内幕交易起诉维权的案例均以调解结案,没有司法判决。

    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叶林对媒体表示:“结果如何更多地要看证据,尤其是原告证明因果关系的证据”。叶林还认为,如何证明这种因果关系是本案的关键。目前披露出的信息尚未表明原告在证明因果关系上提出了何种证据。理论上,黄光裕3.09亿元的账面收益均是其应当赔偿投资者的数额,但遭受损失的投资者们要想真正获得赔偿,并不容易。

    作为内幕交易民事索赔领域的“破冰”之案,本案所包含的损失金额计算困难以及如何界定因内幕交易受损等难题,注定了其破冰之旅难免变数横生。

    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案的进程及结果可能会引发更多人对黄光裕的起诉。业界大多数律师认为此案为标杆性案件,若一旦有结果将影响深远。据了解,黄光裕在实行内幕交易行动期间,中关村约有13万股民,他们都可能成为黄光裕内幕交易民事赔偿案的潜在原告。

    资料链接

    2007年4月至2008年5月7日

    在“拟将中关村与黄光裕经营管理的北京鹏泰投资公司进行资产置换”事项中,以及在“拟以中关村收购北京鹏润地产控股公司全部股权进行重组”事项中,黄光裕购入中关村股票,账面累计获利3.09亿元。

    2010年5月18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黄光裕犯内幕交易罪、非法经营罪和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个人财产2亿元。三项罪责中,黄光裕因内幕交易罪获刑9年,被罚6亿元。另外,法院以内幕交易罪判处黄光裕妻子杜鹃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亿元。

    2010年8月30日

    北京高院对黄光裕案进行二审宣判。对黄光裕的判决维持不变。其妻杜鹃被改判缓刑,即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当庭释放。黄光裕内幕交易案,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大的内幕交易案,产生出内幕交易案中的最大罚金。

    2010年9月

    股民李岩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内幕交易民事赔偿诉讼。

    2011年1月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

    2011年9月6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并未出结果后休庭。

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

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

本文由彩世界网址发布于人力资源,转载请注明出处:股民向黄光裕索赔400元,黄光裕次轮民事起诉在

关键词:

上一篇:行业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